所在位置:首页 >海外要闻|海外业界新闻|产业新闻|Facebook上市| > Facebook上市或虚有其表:股东利益将受损

Facebook上市或虚有其表:股东利益将受损

来源:腾讯科技2012-02-08 11:56:19

  美国知名财经网站MarketWatch专栏作家约翰·辛纳尔(John Shinal)周一发表评论文章称,尽管Facebook即将上市,但该公司并不需要公开股票市场来维持其业务增长;从这个角度上讲,公开市场的Facebook股东们的利益注定将受到损害。

  以下为辛纳尔文章全文:

  Facebook在此前提交的初步招股说明书表示,计划融资50亿美元。在看到这个数字之后,我们至少已经了解到这样一个事实:作为全球第一大社交网站的运营商,Facebook并不需要通过上市途径来募集资金。可以肯定的是,Facebook将顺利完成50亿美元的融资计划,至少也将接近该融资目标,然后将这部分资金花掉。问题是Facebook已经从私募投资者那里获得了23亿美元资金,即使着眼于长远考虑,该公司也不需要通过公开股票市场来融资。

  考虑到Facebook各项关键财务指标的现状及发展趋势,该公司今后数年内就可成为一家盈利非常可观的企业。去年Facebook净收益增长65%至10亿美元,而营收则增长88%至37亿美元。即使Facebook今后市场增长速度有所减缓,但该公司利润在2012年也能实现较高幅度增长,之后的2013年、2014年以及再往后的数年同样也会如此。换句话说,Facebook的自身现金流水平,已足以应对该公司的任何投资战略。

  在Facebook提交首次公开招股(IPO)申请文件之前,该公司就已经在社交网络产业当中占据了优势地位。这也就意味着,在Facebook逐步成长为一家占据行业优势地位的企业过程中,根本不需要来自公开市场的帮助。当然,这种结论是基于一个大前提,即Facebook今后各项业务不会遭受巨大打击。举例来说,市场营销者今后不再投放网络广告资金、一颗小行星击中Facebook总部等等,只是这两种现象发生的可能性都很小。

  就目前而言,Facebook面临的最大挑战既非来自中国或俄罗斯市场的竞争对手,也非谷歌新推出的社交网络业务,而是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他的管理团队本身:他们是否能够在用户隐私保护事宜上做得更好、能否向广告主带来所承诺的价值等等。

  公开市场

  彭博社一则报道称,上周一家名为SharesPost的私募二级市场举行了一笔10万股Facebook的B股普通股拍卖活动,以此次拍卖活动的最终成交价为标准,则Facebook估值已高达940亿美元。

  尽管Facebook已经提交了IPO申请文件,但该公司股票依然还在SharesPost市场交易。这也就意味着,无论最终公开市场给了Facebook什么样的市值,这些数字其实都无法真实体现Facebook的生存能力和战略优势。

  如果Facebook进行IPO后,公开市场给出的市值为500亿美元,以该公司2011年盈利额10亿美元为标准,则其市盈率为50。如果Facebook的市值为1000亿美元,则其市盈率将达到100。考虑到标准普尔指数500强企业的平均市盈率为12左右,则无论Facebook的股价为多少,其实已含有大量泡沫在内。

  Facebook股价的高低,对于潜在投资者而言自然有着重要意义,但对于Facebook本身来说,确实没有多大意义。原因就是在任何时间内,Facebook都能轻松从私募投资者那儿获得10亿美元或更多的资金援助,事实上该公司在2011年1月就已经这样做过。

  并非上市公司

  Facebook显然也明白这样一个道理:自己并不有求于公开投资者。正因为如此,在Facebook的管理结构当中,并没有体现出上市公司管理层必须为外部股东负责的意味。

  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以及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Sergey Brin)两人创建了所谓的双重股权结构,目的是给予两人更多的公司控制权。而同佩奇和布林相比,扎克伯格对于公开投资者的态度甚至可以变得更为冷漠。

  扎克伯格持有Facebook约28%的股权,而拥有两倍于这一百分比的投票权。这也就意味着扎克伯格将“控制所有必须诉诸股东表决的问题,并控制公司整体管理和发展方向”。Facebook将成为一家“受控公司”,即无论是能够控制董事会中的多数,或者是董事会薪酬委员会的多数成员,都受制于一项独立的投票程序。

  Facebook上市后,就可以不再担心股东数量多少问题。美国证券交易法规规定,任何一家企业的股东数量超过500名后,则必须公开发布财务业绩。这项规定,也是推动谷歌于2004年上市的重要因素之一。但对于Facebook而言,上市或不上市,只是管理程序上的细枝末节而已。

  只要扎克伯格能够牢牢把握住Facebook的控制权,他作为公司CEO所应当承担的责任,其实与Facebook上市之前相比并无多少变化。扎克伯格所增加的事务,只不过是在季度财报上签名以证实报告无误,再抽出时间参加一下Facebook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即可。

  当然,Facebook股票在一个更大、流动性更好的市场上交易后,扎克伯格的个人财富或许会因此而进一步增长。只是Facebook在私募市场上的估值已高达940亿美元,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Facebook的IPO最终结果如何,其实对于扎克伯格的个人财富影响甚微。

  在哈佛大学的宿舍中,扎克伯格创建了一家社交网站,并因此改变了公众沟通交流的方式。而在硅谷的新办公室里,他又在做着另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向外界证明在创建一家占据优势地位的科技公司过程中,其实未必需要公开市场的帮助。

  如果缺乏监管的私募投资市场已能够帮助Facebook实现各项业务的规模化发展,那我们有理由在此提问:今后公开股票市场将扮演何种角色?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