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备份整理|海外要闻|海外业界新闻|产业新闻|国际业界| > Words With Friends:社交游戏成就网恋

Words With Friends:社交游戏成就网恋

来源:新浪游戏2012-02-16 09:46:47

  导语:国外媒体今天撰文称,美国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推出的《Words With Friends》拼字游戏,凭借独特的“随机匹配”功能,成为了一种全新的网恋渠道,甚至已经有多对恋人成功步入婚姻的殿堂。

  《Words With Friends》已经登录Android、iOS等手机平台

  以下为文章全文:

  随机对手

  去年夏天,基拉·史密斯(Kyla Smith)在手机上的网络拼字游戏《Words With Friends》中拼出了S-E-X-Y。这不仅为她赢得了13点积分,还收获了爱情。

  她的对手查尔斯·布里格斯(Charles Briggs)成了她的男友。在此之前,他俩从未见过面。她住在德克萨斯,他住在堪萨斯。他们通过《Words With Friends》的“随机对手”功能相遇,这个功能可以以匿名方式随机撮合玩家对战。

  这款游戏每月通过Facebook和众多智能手机吸引了将近2000万用户。玩家依次移动界面上的字符卡片,拼出单词并击败对手。

  对史密斯而言,上面那个略带挑逗意味的单词其实是个玩笑。但布里格斯却表示,这让他明白,他们之间的情感已经超越了拼字游戏。他说,在跟她玩《Words With Friends》时,“我突然发现,这个女孩很迷人。”

  一箭双雕

  这可以称作是“一箭双雕”:自从2009年发布以来,Zynga的《Words With Friends》已经让多对字符恋人比翼双飞。

  家住乔治亚州达库拉市(Dacula)的特里希(Trish)和大卫·帕尔默(David Palmer)夫妇是去年11月结婚的,他们此前已经在“随机对手”的撮合下恋爱了一年半。特里希第一局游戏输掉了近200点,但她毫不畏惧,再次开战,但还是输了。他不停地点击“重新匹配”按钮,并使用了游戏中的聊天功能问对方:“你在哪里?”

  休斯顿,他答道。她住在亚特兰大附近,她说。

  特里希41岁,是一名护士,她说:“我只是好奇是谁在跟我玩。”她的对手说,他有两个孩子,离过婚。特里希也离过婚。他们俩都在18年前开始了各自的婚姻,而这一次,一段全新的文字情感却在这款游戏中生根发芽。他们交换了电子邮箱和电话号码,关系慢慢开始发展。

  “我为什么这么幸运?”特里希问。“你点了‘重新匹配’按钮。”大卫说。

  命中注定

  《Words With Friends》联合开发者保罗·拜特纳(Paul Bettner)表示,这款游戏原本是为已经在现实生活中相识的人设计的,但却担心玩家无法在游戏中找到足够的朋友,于是便增加了“随机对手”功能。无论身处何地,该功能都可以撮合同时点击按钮的两个玩家对战。

  他原以为约有10%的玩家会使用“随机对手”,但事实上,这一比例超过30%。每分钟都有数千人随机配对。“我觉得这完全是命中注定。两个人之所以能配对,是因为他们同时点了那个按钮。”拜特纳说。

  有些通过《Words With Friends》找到真爱的夫妻甚至不相信这款游戏是随机的。史蒂芬·莫纳汉(Stephen Monahan)在游戏中的昵称是“热狗芬格斯”(Hotdog Phingers),他去年点击“随机对手”按钮后,遇到了布莱尼·希尔本(Britney Hilbun)。他们俩都住在德克萨斯州,彼此之间的车程只有3小时。希尔本向莫纳汉发了一条信息,对他的搞笑昵称发表了评论。于是,他们开始打情骂俏。

  28岁的莫纳汉去年圣诞节向25岁的希尔本求婚,他做了一个人造字板,拼出了“布莱尼,你愿意嫁给我吗?”下面的字符卡片上则写着“I-L-U-V-Y-O-U”。

  其他案例

  但在《Words With Friends》上调情未必总是浪漫的。拜特纳曾经收到一位女士发来的愤怒邮件,她通过该游戏与一名男士展开了恋情,但却发现他已经结婚了。

  希尔本说,在见到未婚夫前,还有一个13岁的男孩通过“随机对手”功能跟她搭讪。她告诉他,她比他大太多了。但他却通过聊天功能回复道,他喜欢“美洲狮”(cougars),这是姐弟恋的代名词。

  即使是对已经在现实生活中见过面的人,《Words With Friends》也可以帮助他们轻松打破隔阂。根据Zynga最近的一项调查,在11.8万受访玩家中,约有24%的人向对方提供自己的游戏账号,而非电话号码。

  27岁的埃里克·艾维莱特(Eric Avirett)家住加州伯克利,他去年开始用这款游戏泡妞。“如果在酒吧里,我得幽默一点,”他说,“但在网上,我只要说,‘嘿,咱们玩《Words With Friends》吧。’这无伤大雅。”

  艾维莱特称,他曾经借助这款游戏成功过。他的建议是,要想成为游戏中的罗密欧,就得让目标赢,这样才能一直玩下去,但也别忘了吹吹牛。

  当游戏氛围渐入佳境时,艾维莱特便会抓住机会。有一次,他的对手拼出了“S-E-X”,他便回应道:“你是在勾引我吗?”但他已经不记得对方是怎么回答的了。

  文字调情

  “比赛是最简单的调情方式,学校操场上随便一个三年级的学生都知道。”约会网站HowAboutWe.com博客作者齐阿拉·阿迪克(Chiara Atik)说,“文字比赛可以追溯到简·奥斯汀(Jane Austen)那个时代,历史上所有伟大的爱情故事也都有这个元素。”

  见面后,布里格斯每天都在《Words With Friends》中与史密斯对战,但他从没赢过。“他玩得很投入,从来都不用dictionary.com之类的工具。”这位21岁的大二学生说。

  起初,这对恋人发现,通过网络游戏见面很蹩脚。但随着游戏和网络聊天次数的增多,他们却逐渐进入了热恋状态。

  不过,在真正见面前,他们还是通过Skype进行了一次视频通话,双方的父母也都参与了。“我妈妈起初认为他只是来泡妞的,觉得他想骗我。”同样21岁的史密斯说,“但后来,所有人都放心了,他们知道我们是认真的。”这对恋人去年夏天第一次见面,现在每三周都会见一次面。

  “人们通常所认为的爱情都是先见面,然后再坠入爱河,”史密斯说,“你得来点非主流的爱情故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