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读懂游戏圈
关注178游戏网

老罗谈锤子:希望做出埋葬手机的下一代智能设备

chanye.178.com 作者: 老罗 来源: 老罗 发布时间:2015-05-02 14:52:06

  注:本文来自锤子手机CEO罗永浩的公号,他在里面谈到了他作为企业家的一些最新感受。关于T2的最新信息,仍然欠奉。

  你之前说过,喜欢研究手机以及设计,另外一方面,你又担任着锤子科技CEO的职责,做产品经理与做企业家哪个让你感觉更舒服一些?向“企业家”身份的转变过程中,有什么感受和得失?对现在的状态是否满意?

  一般说来,工作的时候,总是做产品经理的感觉更好,但在外面听到别人夸我们的产品好的时候,觉得做企业家的感觉也是蛮不错的。

  除了职业身份的转变导致不能象以往那样肆意表达自己的看法之外,别的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整体上对现在的状态很满意,有点像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军人之后,有人说,以后不许你再玩儿玩具枪了。你可能先是直觉反应“凭什么呀?”想一想又觉得“嗯,那好吧。”

  从做英语培训学校到产生做手机的想法,再到创立锤子科技,这其中是什么推动着你在往前走?有没有一些时间点发生了什么事,特别坚定了你的想法?

  在我做教育培训公司之前,我对做企业这件事还是有一些畏惧心理的,当培训公司开始赚钱的时候,我对做企业产生了“不过如此”的感觉,接下来就打算选自己最想做的行业去做。想好了要做手机的时候,多数朋友和投资者都劝我不要做这个,这种劝告虽然这不会影响我的判断,但融资融不到的时候总是听这些确实会影响情绪和状态。后来,我的朋友羽良说,“这个行业本来只有一个聪明人,但他刚好死了,我觉得你肯定行。” 其实这和我内心想得简直一模一样,只是那时候我没敢跟别人说这话。很多事情就算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靠谱我也可能会去做,何况这件事还有另外一个人跟我想的一模一样呢?呵呵。再后来,唐岩、方三文和李勇这几个比天使还天使的天使提供了最初的资金支持,于是锤子科技就诞生了。精神上的支持,除了来自羽良、唐岩这些朋友,还有一贯盲目支持我的老婆。对创业者来说,娶对一个正确的老婆是至关重要的,这很可能决定了你最后做出来的是一个十亿美元的公司,还是一个一千亿美元的公司。

  在深入地进入商业世界体会到手机行业的竞争之后,你有没有看到在手机行业和英语教育行业里面一些相同的规则或者现象?

  很多东西都相似,但从性质和程度上来说,培训行业里常见的是假流氓和小流氓,而手机行业里是真流氓和大流氓。比如雇佣水军到我们的官方微博上每天刷几千条垃圾帖子并且持续一两周这样的事情,我在培训行业里从来没见过。

  我看到草威的长微博提到连更新日志你都要求写清楚写得读者明白。你现在能演示一两个T1上你特别自豪的细节设计吗?细节对于提高产品本身的品质和用户体验很有帮助,但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经历、资源,你现在要投入多少精力去钻研和打磨产品的细节?怎么协调这块与其他工作的时间分配?

  当然,我们的产品到处都是细节,比如锁屏状态下的底栏会有缓慢的、跟人的节奏差不多的呼吸效果;比如计时器工具的拉环,随着拉出长度的不同,回弹时发出的声音音量和拉环弹起的幅度大小都会不一样;比如你经常收到的各种短信验证码,通常是用来输入到某个输入框里的,所以我们让它被提取到状态栏里并驻留一段时间,以便你输入时能一直看到它;比如内建时钟的表盘,会随着白天和夜晚的交替变成黑色和白色的表盘,但这个切换的依据,不是简单地根据晚上六点之类的时间点,而是由工程师们考虑了世界各地日出日落时太阳圆心与地平线的关系、大气折射率的影响这类因素后,合理安排和设计的;再比如桌面上的日历图标,在晚上十二点整时,会象真实的日历一样,有一个撕掉一页日历纸的动画效果,如果你把系统时间手动修改成前一天,还会有一页撕掉的日历纸从下面飞上来重新贴到日历上的效果。这一类的细节,有些是异常实用的,有些是偶尔会帮些小忙的,还有些则是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们的病态完美主义的副产品。有些人会觉得这毫无意义,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细节被推敲到这种程度的产品,能让他们感受到某种触及心灵的由衷感动和喜悦。这种感动和喜悦,正是我们一直都在努力追求的一个目标或境界,这也是我们所理解的工匠精神的一部分。

  无论是为了工作还是其他,我每天都要花大量的时间使用手机,过程中有任何关于产品的想法,我都会随时发送短信给我们的一个软件产品经理群组,他们会在收到后马上加入需求列表里进行分析和评估,这种情况每周通常会有几十次。短信打字说不清楚的时候(考虑到同事的体验和感受,我从来不用语音发信息),也常常会面对面的沟通。随着我们的产品经理团队水准日益进步,我现在能想到的主意,绝大部分他们都已经想到了,而且常常有比我更全面的考虑和设计。相对于严重缺人手的创业初期,这当然让我感觉幸福很多。但压力还是一直都有的,因为我们要在每一代软件产品的重大版本升级中,都给用户带去至少几十个惊喜,考虑到我们已经到达的高度,这还是非常困难的。

  现在对我来说,整块的固定时间投入,只有每周一次的软件产品会,通常是周六。我和产品组的几个负责人和骨干要在这天一口气花十几个小时开会,中间除了吃饭,几乎没有休息,但这个会的过程,是每周的工作里最让人兴奋和愉悦的时刻。

  之前看报道,你因为忙着做手机,与“文化圈里的那些朋友”聚会变少了。你现在与商业圈和文化圈的朋友聚会多吗?在商业方面,给你启发比较大的朋友有哪些?在商业方面的学习除了与供应商、用户打交道这类实践之外,还有哪些来源?

  不多。创业后我觉得任何聚会都太消耗时间,能不参加的尽量不参加。但后来发现跟商业圈的朋友们的聚会,确实常常是有助于企业发展的,所以正在努力调整状态,为了工作蓄意增加这部分的时间投入。从兴趣和个人喜恶上,我跟商业圈朋友们的聚会通常不象跟文化圈朋友们的聚会那样纯粹和易于过程愉悦,但时不时的也会有些惊喜,比如碰到一些聪明绝顶的企业家,他们能让一个商业性的聚会进行得毫无为了保证各自利益产生的紧张和不适感,并且沟通时让你感觉能学到很多东西……或至少是产生能学到很多东西的幻觉。商业圈的聚会最感人的地方是,通常在咖啡厅或有咖啡的会议室坐一会儿就好了,多数时候不需要耗时耗力的漫长进食过程。

  商业方面给我启发较大的朋友很多,但由于从事的行业不同,所以这种启发的形式通常都不是言传身教式的,而是在微博或微信群里发一个有阅读和学习价值的链接并加以简短讨论来实现的。归根结底,绝大多数企业家的学习和进步,我想都是靠自己看书+思考消化+实战+反省总结来完成的。

  你希望锤子科技能做到什么样子,什么程度?你心中满意的“锤子手机”能达到什么程度?

  能做出埋葬手机的下一代智能设备,能在赚钱的同时输出价值观,能改变世界。

  2月,Smartisan T1获得IF国际设计奖金奖,这个奖项对你和锤子科技的意义是什么?(pingwest提纲里您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因记者需要有独特性的内容,希望您能在此前回答基础上稍做一点点修改)

  从企业发展上,我们当然希望产品获得大众的肯定,但从产品本身的追求上,很多真正能把一个东西做到极致的同事们更在意行家们的看法。在整个人类创造物品、产品和作品的历史上,权威的、值得信赖的业内人士的肯定,始终都是推动一个已然优秀的创造者不断进取的最重要力量之一。

  关于天生骄傲价值观与企业文化,你们是怎么从价值观中提炼出“天生骄傲”这个关键词的?

  有些事情我们做不来,就是因为“丢不起那人”,没有别的复杂原因。对我们团队的很多人以及很多认同和支持我们的人来说,这东西就是天生的,我们只是指出了它而已。

  你对锤子手机整个产品线是如何规划的?千元小锤子在整个产品布局里的定位是什么?开发小锤子这款产品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这款产品的?

  关于尚未发布的产品,我什么都不能说,很抱歉。

  关于T2,有什么可以先透露的?

  没有,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