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期
178对话栏目聚焦产业,对话高管!

   在游戏圈提起邢山虎这个名字,伴随着各种称谓:记者邢山虎、游戏开发者邢山虎、网游经理人邢山虎、第一批网游玩家邢山虎、小说家邢山虎、麒麟游戏邢山虎。而在本月初离开麒麟游戏后,又多了一个创业家邢山虎的称号。 【全文阅读】

邢山虎

LocoJoy创始人

 

 

 

 

分享到:

98年加入金山软件公司,负责金山办公软件全线产品。2002年创立了北京欢乐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任职副总经理,负责公司日常业务。2008加入麒麟游戏,任副总裁,负责《成吉思汗OL》运营工作。2010年升任麒麟游戏总裁

精彩视频

谈定位:全球

服务全球市场

LocoJoy想做的是服务于全球市场的玩家,每一个产品出来以后都会有多个版本,在全球市场上,大家从目前来看都是在同一起跑线,我相信我们会做得很好。【详细】

谈麒麟:好玩

在麒麟非常好玩

我觉得非常好玩,因为刚刚去麒麟的时候,其实公司没有几个人,产品也没有,还被另外大公司封杀,在这种情况下全公司从上到下憋着一股劲儿,最终能够推成2009年全年排名第一的游戏。【详细】

谈首次创业:不懂

那时年少无知

那个时候其实不明白,说实话公司到底是什么样子,资本是什么样子,员工们到底真正关心的是什么,遇到问题怎么解决,那时候其实二十六、七岁还没有明白。【详细】

谈二次创业:自信

再次创业无所不知

我基本没有看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我自己的合伙人,我需要什么样的合伙人,我的合伙人应该怎么样和我配合,我应该如何和他们配合,我的员工需要什么东西,我如何让员工能够很愉悦,我都了解【详细】

谈玩家:难伺候

国内玩家最难伺候

我觉得中国玩家真的是把游戏当生命去玩儿,而国外玩家很少。中国的玩家恨不得一天玩十个小时、十二个小时,甚至一个账号三、四个人换人不换号,这在国外都看不到的。【详细】

谈人才:梦想

不吸引庸才要人才

"低薪高奖"不吸引庸才,吸引人才,我到任何一家公司如果公司跟我说,我们员工层低薪高奖,都比高薪低奖会对我刺激得更重一些。因为我觉得只要有份能让我吃饱饭的钱,剩下的我愿意搏更大的。【详细】

谈融资:足够

不需要太多融资

其实没多少钱,我觉得手边第一次拿到天使够我自己在这家公司做一年半到两年,我觉得就足够足够了。我自己手里也有钱,包括这个房子,包括我自己手里的现金,其实我可以不融资,个人资产远超过这家公司的投资额。【详细】

谈梦想:快乐

邢山虎的梦想

我希望给员工提供最好的发展机会,也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因为玩我们的游戏,愿意加盟这家公司,慢慢把这个事情做好。我真的希望这是一个很快乐的世界,所以我把企业名定为Locojoy,行走之间享受快乐。【详细】

创始团队

LocoJoy产品经理陈江礼

其实我的目标也非常大,我一直是冲着暴雪去的,冲着暴雪那个目标,我觉得能够做出中国的暴雪吧,这是我最终极的目标。

LocoJoy服务器负责人梁小敏

我希望我们能够做像苹果那样,把软件、硬件、平台、服务这些所有的资源整合在一起,我希望我们Locojoy有一天能够达到那种高度。

LocoJoy策划负责人陈松

我们是想把这个乐动卓越做成一个国际化的公司,把欢乐、快乐带给全世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家公司要叫Locojoy的一个原因

经典语录

只要雷军愿意,自己愿意回金山打工
求伯君对外宣布计划退休,将由雷军接管金山董事长职务,时任麒麟总裁的邢山虎,直言不讳对雷军的看好。
这真是现实版的逼上梁山啊
Locojoy需要配置8台苹果mini主机,国内行货市场还没有,而水货市场已有备货,不得不考虑购买水货。
觉得哪份合同好,那就让他签那份
行政人事开会,讨论关于劳动合同、禁业等协议,邢山虎表示员工是公司价值,行政等部门做好服务就可,同时要求员工自行选择合同样本。
这次创业,增长最快的技能就是挖人

邢山虎自认创业以来水平提升最快的是挖人,相比泡女孩技能高出20级以上,并以孔子《论语》中的语句论证,老夫子挖人技能也了得。

全部对话内容

邢山虎:各位178的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能够在178节目当中与大家见面,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们就很直接地问一下,您现在创业的感受是什么?
邢山虎:非常好。
主持人:能具体一些吗?
邢山虎:在一个很有前途的领域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今天我的销售对象,我服务的玩家不再是中国玩家,而是包括中国玩家在内的全世界的玩家,这种感受是发自内心的,非常好。
主持人:之前我看你们在网站上介绍你们Locojoy的时候,说是有中、日、法、德、英、俄很多语言版本。
邢山虎:对。
主持人:您现在的定位是在往全球上去推吗?
邢山虎:对,现在我们想做的是服务于全球市场的玩家,每一个产品出来以后都会有多个版本。
主持人:您应该算是国内创业,针对全球市场,您是怎么考虑的?
邢山虎:我觉得很正常,其实现在的游戏公司不外乎集中在中国、韩国、日本、美国,就这么几个国家。对于他们而言,澳大利亚玩家其实也是国外玩家。我觉得对像美国、韩国包括日本游戏公司,其实世界上其他国家的用户也都是国外玩家,也存在语种、宗教信仰、文化底蕴的不同,所以今天在做全球市场上,大家从目前来看我认为是在同一起跑线,我相信我们会做得很好。
主持人:您之前是作为麒麟的总裁,能回顾一下在麒麟的生活吗?
邢山虎:我觉得非常好玩,因为刚刚去麒麟的时候,其实公司没有几个人,产品也没有,刚去了没多久就发现自己的公司原来被另外的大公司在封杀,没有什么声音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全公司从上到下憋着一股劲儿,把一个大家从一开始也并不看好的游戏最终能够推成2009年全年排名第一的游戏,包括2011年《成吉思汗2》也非常好,我觉得我和麒麟的其他兄弟们一起创造了一段辉煌,我非常感激每一个兄弟。
主持人:您在麒麟学到了怎么样运营一个企业。
邢山虎:对,准确讲是可以这么认为的。因为我去的时候麒麟只有几十个人,离开的时候麒麟已经有一千两百人,我自己管的部门里面已经超过了八百人,还是学会了怎么样做这种大公司的管理,如果把千人公司叫做大公司的话,就是学会了大公司的管理。
主持人:之前2003年离开金山,第一次创业。
邢山虎:对。
主持人:可能那段创业结果不是很理想。
邢山虎:对。
主持人:能不能谈一下第一次创业的时间?
邢山虎:那个时候其实不明白,说实话公司到底是什么样子,资本是什么样子,员工们到底真正关心的是什么,遇到问题怎么解决,那时候其实二十六、七岁还没有明白,我那时候的朋友基本都是二十六、七岁,当时更多的是在凭兴趣和爱好做事情,甚至在某些时候兴趣、爱好超越了理智,包括最后为什么公司做败了,其实挣到钱了,但是大家为了做大就连续投了三个新项目,这三个新项目在当时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然后三个项目全部败掉,最后这家公司无法继续坚持下去,没有现金流。所以我觉得从现在来看,可能真的想创业,如果不是想赌,而是更想把这件事做成的情况下,我觉得最好是复制自己过去成功的经验,而不是挑战自我的极限,想做成的情况下。 当然挑战极限也很Happy,我必须承认这一点。
主持人:您现在已经有过第一次创业的经验,现在再创业的话,相比第一次创业现在的优势在哪里?
邢山虎:这个太多了,今天我觉得,其实包括locojoy这家公司现在二十多个员工了,从目前来看的话,我基本没有看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信手拈来。我自己的合伙人,我需要什么样的合伙人,我的合伙人应该怎么样和我配合,我应该如何和他们配合,我的员工需要什么东西,我如何让员工能够很愉悦,我都了解,在这方面从目前来看没有遇到什么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两次吧,算是两次自己不同的创业,还是有极其鲜明的对比的。
主持人:您的第一次创业可能也算是网游潮的第一波,这次第二次创业也是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二波。
邢山虎:第一波。
主持人:第一波,现在作为您来说,对移动互联网这块您是怎么看的?
邢山虎:我觉得是新的未来,这是必然的。这块的市场无可限量,但是竞争也会急剧激烈。因为当年毕竟是和国内的“小猫小狗”在竞争,对吗?今天面对的其实是国际大鳄,确实也存在你说的这个问题。比如我去美国肯定算外国人,而北美是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你去日本也算外国人,日本也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之一。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如何克服这些问题,我觉得压力巨大。
主持人:我们看3D网游这块,像北美也好,欧洲市场也好,他们主要的可能是以单机,更多的是电视这块的,在移动互联网上有没有本地化的这些问题?
邢山虎:你说他们有没有本地化?
主持人:比如说北美用户习惯可能不像我们国内似的,只是一个网游的,他们的网游这块可能会弱一些,更多的是一种像电视游戏,手柄游戏更多一些,像您现在做的产品推到欧美市场、欧洲市场会不会遇到一些本地化方面的问题?
邢山虎:必然,我觉得做网游还好,做时间长了就知道了,好游戏其实是改出来的,一版一版的调整游戏,一版一版的适应用户需求。说实话我认为全世界最难伺候的玩家都集中在中国,我把中国玩家都已经伺候好了,再去给其他国家的玩家提供服务,我很有这个信心。
主持人:能具体谈一下中国玩家和国外玩家的区别吗?您觉得主要的区别在哪儿?
邢山虎:这个太大了,我觉得中国玩家真的是把游戏当生命去玩儿,而国外玩家很少。中国的玩家恨不得一天玩十个小时、十二个小时,甚至一个账号三、四个人换人不换号,这在国外都看不到的。因为你在乎,所以你就投入,因为你投入,所以就更在乎,最终乃至中国的很多玩家赌上身家性命。我见过很多玩家从早晨九点钟起床,一直玩到晚上十一、二点再睡觉,别的什么也不干,我觉得这个还是和国外有很大差距的。
主持人:中国玩家这样的热情,厂家才能盈利.
邢山虎:说实话,作为厂商我觉得不好,我做的所有游戏都希望玩家一家玩四个小时就够了,所以我们所有的游戏都有四小时的经验递减这些相关的测试,因为我觉得珍惜生命。
主持人:对,您的产品上以后可能会做的游戏软件在延伸上做一些设置?
邢山虎:对,一定会。
主持人:让玩家不要再去沉迷?
邢山虎:一定会的。
主持人:我看报道上说可能有一个跟您一块创业的兄弟,把深圳的房子都卖了。
邢山虎:两个兄弟从广东过来,一个老婆孩子还在那边扔着呢,另外一个孩子送回老家,老婆刚刚过来,房子那边就是收拾收拾,东西运过来了,就准备把房子卖掉了,然后来北京一起做事情。
主持人:您希望带着这帮兄弟,将来企业发展,您自己心中有没有一个蓝图?
邢山虎:这个我觉得现在不说为妙,因为我觉得说早了没做成的话会被视为吹牛,索性还不如不说,憋着一股劲可能会更好。
主持人:之前我在您的微博上看您说在人才激励上您希望是低薪高奖励,这样的话,按照目前国内的一些人才来说,像这样一种模式可能不会很吸引人才,您是怎么考虑的?
邢山虎:我觉得这种模式不吸引庸才,吸引人才,我到任何一家公司如果公司能够明确的跟我说,我们员工层低薪高奖,我只要问完了,我认为它合理,都比高薪低奖会对我刺激得更重一些。因为我觉得我只要有份能让我吃饱饭的钱,剩下的我愿意搏更大的,这是可能我这种人,或者我这个类型的人更喜欢这样。其实后来我发现大部分有想法的人,觉得自己会比一般人做得更好的人都喜欢这样。所以我刚才那句话可能有点伤一些朋友的心,只有你觉得自己做得不如别人好,或者只有你对这个老板没有信心才会这么做,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相对比较让大家放心的人,因为毕竟在我过去的职业生涯中没有这方面的负面口碑,所以我觉得能相信我的,且有野心的兄弟,我们一起来拼搏,一起来奋斗,给自己挣下一个光辉灿烂的明天。 其实包括我在想,这个公司能上市,发期权,其实就是低薪高奖嘛,其实相对于奖,那个薪是低的。前两天有一个兄弟跟我说一句话我觉得特别有道理,他说安徽那边有一句俗语叫做“好男不挣有数钱”就是说如果你挣的钱是有数的,按月给你发工资,按月给你发加班奖、全勤奖,这个东西终究不是好男儿干的事情,我想给这个多解释几句,因为我觉得大家好像都很关注。
主持人:我看您谈的这些,感觉您需要的是有激情,有梦想的人。
邢山虎:对,我需要有激情,有梦想,相信能和我在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大的兄弟一起来,否则就不要赌了,因为你想创业公司很难,你还不如去腾讯,去盛大,去这些公司薪水发得也很高,然后也很安逸,还不如去那些公司做。
主持人:一个领导者应该具有什么样的能力?
邢山虎:其实我也总结过,我觉得应该具有几点:第一点是有能力辨别大方向,别把兄弟们带到沟里面去,就是别贸然杀入看似很火爆的,其实马上就要冷下来的行业,比如九十年代末,1999年、2000年的时候,那时候的互联网大潮,那时候杀进去基本上马上要败;比如团购,如果现在一个老大带着兄弟们杀入团购我觉得就很悲摧,因为第一点是辨别大方向的能力必须有,如果老板不行的话,这个老板其实是个最不称职的老板,这是第一; 第二点我觉得要懂得取舍,因为每个和你一起创业的人,每个和你在一起做事的人,不管是不是创业,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取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你应该舍掉的,对吗?在这种情况下你才能和大家一起工作好,因为你是老大,大家是跟你在一起做事情,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我觉得做一家公司的老大,应该能够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且要以身作则。因为有很多公司老大公司略微一大,很大的办公室,门口坐个漂亮的小助理,自己开好车,公司给自己买四、五辆车,超跑之类的,其实我不太在意这种东西,我觉得这种东西出来以后就会让所有的兄弟心生一种攀比,还没有把所有的事情做好就先要攀比,我个人认为不好。我觉得自己吃苦在最前面,现在我自己到这边还没有办公室,我觉得这家公司以后不会有办公室,这样的话大家才能够心平气和的做事情。公司都是你的,你着什么急? 还有很多老大应该具有的素质,我不一一列举。我觉得做老大还是一门学问,第一点最重要,不要把兄弟们带上错误的方向,尤其是不归路,让兄弟们吃尽了苦、受尽了罪,最后这家公司没做大,你们其实很优秀,但是没做大,那我觉得老大是最大的罪过,别的都还可。
主持人:您目前创业,可能大家还要谈钱。您现在融资的话,能透露一下大概多少钱,或者达到什么级别了?
邢山虎:其实没多少钱,我觉得手边第一次拿到天使够我自己在这家公司做一年半到两年,我觉得就足够足够了。
主持人:大概能?
邢山虎:几百万吧,几百万人民币,没太多钱。而且我自己手里也有钱,包括这个房子,包括我自己手里的现金,其实我可以不融资,说实话把房子卖了,因为我在北京有多处房产,把房子卖了,或者把车卖了,把手里的现金拿出来,远超过这家公司的投资额。
主持人:您在微博里也说了董事会和管理层这块的矛盾问题,您可能管理团队只要有一个声音就可以了。
邢山虎:嗯。
主持人:您自己可能在创业的话,您在董事会或者将来可能有的管理层和董事会,您是怎么考虑的?
邢山虎:我觉得是这样,这两者不矛盾,其实董事会一定是由管理团队和投资者组成的,理论上团队控股的情况下,团队一定是派出董事进去,投资者会占相对少的股份,或者股东。其实不管进几个人,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一个声音出来,甚至大部分情况下是团队这边有一个人得到充分授权,他的意见代表所有人的意见,我觉得这样才对,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让大家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陷入到另外一种自己根本不擅长的纠纷当中去。
主持人:您现在创业的时候,目前来说遇到的最困难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邢山虎:挖人。
主持人:是被挖还是?
邢山虎:我去挖别人(笑),就是挖人不到,那时候只能长叹一声:唉,得之我之幸,失之我之命,这种感觉是很痛苦的。
主持人:我看您的locojoy标志上有一个苹果,在之前您也说了,要往iPhone和iPad这块走,我看你们的公司介绍上也有安卓这块,如果说你把公司标志直接写成一个IOS的话,人家不会以为您专门做苹果的吧?
邢山虎:这个不用误会,第一版出来在现在,我们是以苹果为主嘛,还有两个O,一个O是安卓的O,一个O是windows,它不是各有一个O嘛,一个里面会放小机器人,一个里面会放窗户,我觉得不就平衡了吗(笑)。
主持人:但是现在只有一个苹果。
邢山虎:因为我们现在只做苹果嘛,等我们做安卓的时候我们就会放小机器人进去,很快。
主持人:能不能透露一下这次您现在做的第一款产品是什么类型的?
邢山虎:是一个宠物类型的SLG的游戏,面向欧美市场,第一个版本是英文版,这个月就会上传到APP store上。
主持人:之前您也说过,要先出国,再回国,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呢?
邢山虎:国外市场大,中国市场现在还小,这个是做公司的根本,你是为了获取利益呀,对吗?我们现在只是说我们要把自己的兴趣和公司,把自我的兴趣和公司的目标绑定在一起,所以我们做的游戏嘛,所以我们做国外的游戏嘛,这是根本道理。
主持人:您这个产品大概什么时候能出来?
邢山虎:九月,我估计九月二十二号到二十五号之间会上传到APP,这样的话大概再有十五天,我说错了,八月份,估计九月上旬就能在苹果上看到。
主持人:就是八月份出来,九月上旬可以在苹果上看到。
邢山虎:对。
主持人:那安卓等其他系统你打算什么时候?
邢山虎:我想明年了,今年不会。接下来的时间我会改中文版、日文版、韩文版,我会出多个语言版本,包括西班牙文版,不会一下子开始做安卓平台,安卓的平台我觉得我们目前还不擅长做。
主持人:目前您可能更多关注的是国外的市场。
邢山虎:对。
主持人:而且您之前作为作者写了《佣兵天下》,还有《万王之王》也是您的作品?
邢山虎:对,写了一本。
主持人:这些作品您之前也说,《佣兵天下》您肯定要做到iPad上。
邢山虎:对。
主持人:那么您手里其他的作品会不会也自己做?
邢山虎:我觉得不一定,其实我还是强调那句话,其实公司做大了以后,公司的目的是为了逐利,为了追求资本的最大化,未来什么样的题材好我就会选择做什么题材。一个人应该把自己,我应该把商人和一个网络作者的身份比较好地剥离开,不要把它混在一起,这样可能得不偿失。
主持人:请想像一下,如果将来您的公司创业成功了,那么作为您个人来说,什么样的公司算是成功了?
邢山虎:好,这个问题我真的想憧憬一下。我觉得locojoy的总部可能会在国外,会有很多外籍员工,可能会选太平洋的某个比较好的、风景宜人的地方作为公司的大本营,那时候就不担心有人来挖我的人了,因为我的所有员工在海外工作,可能是在夏威夷,也可能是新加坡,我可能去任何一家公司挖人的时候会说,腾讯的兄弟,想去国外工作吗?咱们去享受新加坡的税率好不好?
从用户方向我希望全世界每个iPad、iPhone里面,包括安卓里面都会有我们的软件,然后大家会在上厕所的时候很开心的玩我们的游戏,方便自己排泄;等车的时候很方便的玩我们的游戏,觉得玩这个游戏等车时间格外的快;甚至会在手机上或者iPad上因为玩我们的游戏认识了自己的女朋友,一个中国人和一个外国人,或者一个韩国人和一个黑人,最后两个人能在一起结合。我真的想在全世界贩卖快乐,今天我们知道快乐是什么,我们比老外玩家更知道网络的快乐是什么,这样的话我会很快乐,我也希望我公司的每一个员工大家都很快乐,我希望给员工提供最好的福利,我希望给员工提供最好的发展机会,我也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因为玩我们的游戏,觉得这家公司不错,愿意加盟这家公司,慢慢把这个事情做好。我真的希望这是一个很快乐的世界,所以我觉得应该locojoy嘛,应该行走之间享受自己的快乐。
主持人:就像您的公司名?
邢山虎:对,是这样的。
主持人:谢谢您,也祝愿您的公司最后能成为您想像中的公司。
邢山虎:好,谢谢。